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能源环保 > 油气 »正文

2017全球石油发现量创70年新低 石油会枯竭吗?

油气 来源:石油link INDU03 2017-12-25 13:37:41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刚刚,著名油气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发布统计结果,2017年全球石油发现量达到了近70年来的最低水平,引发世界性关注。接下来将要发生的,究竟将是石油的枯竭,还是价格的上涨?

 
  2017年12月21日,Rystad Energy发布消息,2017年全球常规油气新增发现量仅有70亿桶当量(约合9.5亿吨),创造了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
 
  Rystad Energy的高级分析师SoniaMladáPassos指出,最令人担忧的是,2017年全球常规油气的储量替代率已低至11%。
 
  储量替代率,是反应矿产资源储量接替能力的指标,指全球每年新增油气可采储量与当年开采消耗储量的比值。
 
  11%的储量替代率,意味着在2017年,全球所开采的常规油气资源量是新发现资源量的10倍,形势可谓十分不乐观。
 
  在2012年,全球常规油气的储量替代率还能达到50%,而在2006年则能达到100%。可以看出来,常规油气的储量替代率在近年来是在不断下降的。如果这一势态持续,必然意味着常规油气资源走向枯竭。
 
  Rystad Energy还指出,不仅仅资源发现量减少,2017年新发现油气田的平均储量也在减小。据统计,2017年新发现海上油气田的平均储量为1亿桶当量,而在2012年这一数字为1.5亿桶当量。
 
  油气田储量小将降低其经济效益,使得资源开发成本更高。Rystad Energy指出,经过研究预测,2017年新发现这70亿桶油气资源当中,有10亿桶可能永远也无法实现开采。
 
  世界油气供应面临短缺风险
 
  Rystad Energy统计,2017年全球最大的三个油气发现来自塞内加尔、墨西哥、圭亚那三个国家。
 
  2017年5月,Kosmos能源公司及合作伙伴BP,在塞内加尔发现了Yakaar海上天然气田。这一气田地质储量预测高达3.75亿吨当量,为2017年世界油气发现之最。
 
  而墨西哥在2017年则发现了一系列大小油气田,其中最大的为Zama和Ixachi石油发现。这使得墨西哥2017年的新增可采石油储量超过10亿桶。
 
  而在南美洲的圭亚那,埃克森美孚则是接连发现了多个油气资源,例如Payara,Turbot和Snoek。而这一系列发现也带来了10亿桶当量的可采油气资源。
 
  尽管有这些大型油气发现,2017年却依旧创造了半个多世纪以来油气勘探史上的最差成绩。而2017年全球油气发现如此之低,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油气行业勘探投资的影响。
 
  受到低油价的影响,全球油气勘探投资已经连续三年出现下降。2017年同2014年相比,全球油气勘探投资下降了60%。Rystad Energy指出,如果这一情况没有好转,未来10年全球油气将面临供应短缺的危险。
 
  在过去的三年多时间中,受石油供应增加的影响,全球石油价格走势低迷,整个油气行业深陷痛苦之中。
 
  近年来油气资源新发现量的不断降低,2017中国天然气消费量的暴增,这些问题又开始引发人们对未来油气资源短缺的担忧。
 
  除了Rystad Energy,诸如国际能源署(IEA)等多家机构也不断指出,勘探投资的减少,油气资源发现量的降低,可能会导致油气供应短缺,甚至造成能源价格的暴涨。
 
  那么人类未来真的可能面临石油天然气短缺,甚至枯竭的危险吗?
 
  人类发现的传统油气资源越来越少了
 
  对于石油天然气是否要枯竭的问题,不妨先来看看过去70年时间中,人类的石油天然气勘探发现情况。
 
  上图为能源咨询公司IHS所统计的,1950年~2016年全球每年发现常规油气资源量的情况。
 
  从这张图上可看到,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至70年代末期这近25年时间,是人类发现石油天然气最多的时期。
 
  这一时期诞生了大量世界级油气田,除了在中东密集发现大油气田,在苏联、墨西哥、欧洲北海、中国东部地区,都有世界级大油气田诞生。
 
  例如,中国的第一大油田大庆油田、欧洲第一大油田北海油田、墨西哥第一大油田Cantarell油田、俄罗斯第一大气田Urengoy气田,它们均在1955~1980年期间发现。
 
  在1980年之后,人类有过4次油气大发现,它们分别是:
 
  1992年,发现于伊朗、卡塔尔交界处的南帕尔斯气田,该气田为世界第一大气田,可采天然气储量高达500万亿立方英尺,约合125亿吨石油。
 
  2000年,发现于哈萨克斯坦的卡沙甘海上油气田,可采石油储量达到110亿桶,可采天然气储量52万亿立方英尺,总共约合28亿吨石油。
 
  2004年,发现于土库曼斯坦的Galkynysh气田,该气田为世界第二大气田,其可采天然气储量高达435万亿立方英尺,约合109亿吨石油。
 
  2010年,发现于巴西海域的超深水盐下油田,这一油田也是截止目前人类发现的最后一个超大型常规油田,据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预计,巴西盐下油田的可采储量能达到27~41亿吨。
 
  整体而言,天然气在过去20年有一些可观的发现。但对于石油,除了两个大型油田的突然发现,过去20年人类发现的常规石油储量大不如从前。即便没有2014年的油价暴跌,全球常规油气的勘探情况也不乐观。不仅如此,新发现油田的开采难度也越来越大。
 
  例如,在过去20年发现的最大两个油田——哈萨克斯坦卡沙甘油田和巴西盐下油田,都是海上油田,开采成本极高。
 
  其中卡沙甘油田由于成本问题,在发现了10年后都未能开发,还一度因为成本问题逼退康菲这样的石油巨头。
 
  目前人类的油气勘探活动,几乎已踏足地球陆地上所有的盆地,要想再发现低成本常规油气田已是非常困难的事。
 
  石油枯竭并非危言耸听
 
  几乎可以断定的是,人类将逐步告别低成本油田时代。那些低成本,容易开采的石油资源,正在走向枯竭。
 
  美国科学家哈伯特在1953年曾提出石油峰值论,预测美国石油产量会在1970年前后达到峰值,并且这种石油短缺危机会逐步向全球蔓延,导致石油价格暴增。
 
  实际上这并非危言耸听,因为全球常规油气的产量变化的确印证了这一预测。自1974年起,美国常规石油产量就开始下降;在2008年,石油价格达到了破天荒的147美元/桶历史高价。
 
  只不过,哈伯特没有预料到的是,在2010年以后,全球石油行业发生了一件意外。
 
  2010年美国页岩油横空出世,轰动世界。主流观点几乎都认定,自2014年开始的油价暴跌是因为美国页岩油的出现。
 
  而如果没有页岩油的出现,当今油价可能仍旧维持在100美元/桶,甚至涨到200美元/桶。没有页岩油,哈伯特的石油峰值论可能不会遭到今天如此多的怀疑。
 
  虽然美国页岩油出现,油价出现下跌。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是因为页岩油的出现,改变了石油走向枯竭的局面,在一定程度上拯救了石油产业。
 
  如果没有页岩油出现,油价可能会过快上涨,消费者将难以承受,这甚至可能因此催生新能源的快速发展,使石油替代能源更早出现。
 
  而页岩油的出现,也宣告了一个全新油气时代——非常规油气时代的来临。在传统油气资源不断减少的趋势下,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出现,也让油气行业看到了希望。
 
  油气行业新希望
 
  地球上还有一类石油天然气资源,其在地层中的埋藏方式有别于过去人类所开采油气的埋藏方式,业内习惯称这些石油天然气为非常规油气资源。
 
  这类油气资源储量巨大,丝毫不亚于传统油气资源。但由于开采难度太大,在过去基本无人问津。在传统油气资源逐渐走向枯竭的同时,人类开始把勘探目标瞄向非传统的油气资源。
 
  近年来最成功的非常规油气资源就是美国的页岩油气。美国页岩油气的开采成本甚至低于很多常规油气资源,使其大获成功。油气行业也因此看到了希望。
 
  在过去20年时间,全球一共有三种重要的非常规油气资源发现。
 
  第一种是页岩油气,以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二叠纪盆地为代表。美国二叠纪盆地油气开采始于20世纪20年代,但在美国页岩革命爆发后,自2010年起产量又开始暴增,石油公司纷纷开始勘探埋藏于该盆地的页岩油气。在2016年,美国地质调查局发布消息称,在二叠纪盆地发现美国最大的连续型油藏,预计油气技术可采储量30亿吨。
 
  第二种是重油,以委内瑞拉的Orinoco重油带为代表。自2008年起至2010年,委内瑞拉在Orinoco重油带探明大量石油,使该国瞬间超越沙特,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储量国。目前Orinoco重油带探明可采石油储量高达357亿吨,位列全球第一,这一储量水平几乎是中国探明剩余可采石油储量的10倍。
 
  第三种是油砂,主要分布于加拿大。在1999年,加拿大发现巨量油砂资源,使石油储量暴增3倍,一跃成为世界第三大石油储量国。截至目前,加拿大油砂探明可采储量高达269亿吨。
 
  可见,在过去20年时间,世界三大非常规油气资源发现量远高于四大常规油气发现。这意味着人类的油气勘探活动将进入新的历史周期。
 
  不过从目前情况看,非常规油气资源开采成本依旧非常高,大部分都不具有经济性。备受瞩目的页岩油气除了在美国之外,几乎没有大规模的商业开发,目前仅在阿根廷、中国、加拿大三国有试验性的开发;对于油砂、油页岩这一类的资源,更是极少有石油企业敢于涉猎。
 
  但在常规油气资源发现量不断下降的趋势下,未来能否实现对非常规油气资源的低成本开发,很大程度上关乎着油气行业的未来。
广告06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