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工业科技 > 科技 »正文

调整无起色 魅族二次纠偏

科技 来源:北京商报 INDU03 2017-12-13 07:47:27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微信图片_20171213000956

 

12月12日,记者获悉,魅族进行了近年来最大范围的架构和人员变动,也是其半隐退创始人黄章回归魅族后的第二次调整。除了提拔新人,黄章此次还将三大业务提升到事业部级别。继2015年取得好成绩后,魅族去年和今年的市场表现都并不出彩,技术不压点,价格又尴尬,黄章不得不做出调整,但就目前的大环境以及竞争情况来看,魅族的未来难言乐观。

 

未标题-5 拷贝

 

全面调整

魅族在内部下发了调整公司架构和高管职责的通知,与此前发生了很大变化。

在高管调整方面,戚为民被任命为公司高级副总裁、CFO一职,负责财务管理工作,直接向公司CEO黄章汇报。这意味着,除了公司现任总裁兼COO白永祥外,协助黄章管理公司事务的高管又多了一位。两位高管中,白永祥将侧重协助各事业部及业务共享平台;戚为民将管理职能支持平台。公开信息显示,戚为民曾经在多家企业担任财务总监等职务。2014年12月26日起,戚为民担任天音通信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直至今年5月卸任。

对此,通信世界网总编辑刘启诚分析认为,黄章将CFO摆到跟白永祥一样的位置,可能是对白永祥这一年转型的工作不满意,所以调派新人上去,也有可能是有别的打算。也有专家分析指出,把CFO提至与总裁白永祥几乎同等的位置,这意味着黄章意图看紧财务支出,精细运作,减少日常运营成本。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人事变动,是魅族副总裁杨柘担任公司CMO。职位看起来很高,但从实际职权上看,他负责的是魅族事业部市场营销相关业务,并不包括魅族事业部的销售业务。

在组织架构方面,除原有的魅族、魅蓝、Flyme三个事业部之外,魅族把3个原本更低层级的业务提升到事业部级别,包括把海外营销部升级为海外事业部,电商业务部升级为电商事业部,另外新增配件事业部。配件事业部将统一负责魅族与魅蓝的相关配件产品,而海外事业部的成立,则清楚地表明魅族将把海外市场拓展提到公司战略高度上来。

对于魅族在组织架构方面的调整,刘启诚认为合情合理。他表示,这三个部门中有两个都是关于渠道的,也就是电商和海外,今年小米翻盘成功的因素就是在海外市场的成绩,尤其是印度市场,所以海外必须重视起来。“配件事业部是个增值性部门,很多主体之外的配件都在这里生产,利润空间非常大,因此要重点做。”

对于魅族这次的调整,北京商报记者试图联系魅族相关负责人,但该负责人的电话一直未能打通。

无奈之举

其实这并不是魅族近期的第一次重要人事变动。上个月有消息传出,由于PRO 7销售不佳,魅族事业部销售副总裁褚淳岷将离职;他所带领的销售团队中的大部分员工也将离职。9月,负责销售的魅族事业部副总裁潘一宽也离开了公司。

在刘启诚看来,2017年是魅族失败的一年,今年的调整和转型都没有成功,只推出一款PRO 7,市场反馈却比较惨淡,既没跟上全面屏的步伐,也没沾上AI的边,这种情况逼得黄章不得不做出调整。

据了解,2014年之前魅族采取的都是单旗舰的模式,一年只发布一部手机,意图走“小而美”的小众路线,这样带来的好处无疑是留给研发、设计的时间充足,在充斥着运营商千元机的早期市场中,精品化的路线也给魅族赢得了良好的口碑。

但精品化路线带来的过低出货量也让魅族始终徘徊在主流手机市场的边缘,魅族2013年只有200万部的出货量,即使2014年实行了双旗舰(MX4、MX4 PRO)策略,出货量也不过400多万部。于是在协议压力下,2015年魅族过去精品化的路线被抛弃,开始忙不迭地发布新品。魅族放下了以往高冷的姿态,走到了大众眼前。

2015年2月,魅族宣布获得6.5亿美元融资,其中阿里投资5.9亿美元,海通开元基金投资6000万美元。融资后的魅族业绩快速发展,2015年一季度销量超2014年全年,2015年全年销量增长350%,突破2000万部,同比增长350%,其中,魅蓝系列手机总销量超过1000万部。但在销量飙升的背后,亏损规模也很惹眼。天音控股公告曝光的魅族业绩数据显示,魅族2015年全年亏损10.37亿元,2016年上半年亏损3亿元,1年半的亏损规模已近6.5亿美元融资的1/3。

为了盈利,魅族在去年初已展开了一轮成本控制,裁员约200人;而在2017年一季度,魅族又裁减了10%的员工。对此,魅族相关人士表示,公司进行人才结构优化,裁员比例从原来的5%提高至10%。在业绩亏损的背景下,2016年魅族共卖出了2200万部手机,未进入市场前五。

今年,魅族一改前一年合计发布14款机型的节奏,把重心放在了7月发布的旗舰机型魅族PRO 7上。但是这款机型在市场上的反响一般,且价格呈现断崖式下跌。上市前两个月,PRO 7降幅基本维持在500元以内,两个月后降价幅度很快就突破1000元大关,渠道售价全面崩盘,京东第三方平台最低只需1600多元即可收入囊中,与上市时的价格相比接近腰斩。

前途未卜

对于销量不佳和业绩亏损的情况,魅族进行人事和组织结构的调整自然就在情理之中。其实在此之前,黄章已经对魅族进行过一次大的调整,今年5月,魅族科技官方发布的全新组织架构中显示,黄章作为魅族董事长兼CEO直接参与公司运营。白永祥作为魅族总裁接受各职能中心汇报,并和黄章一起管理新组建的魅族事业部、魅蓝事业部、Flyme事业部。

时隔7个月,正像上述提到的,魅族并没有因为这样的调整而有所改善。此后,魅族又对线下门店进行了优化。近期,有媒体报道魅族近500家线下门店关闭的消息,魅族内部消息人士透露,最近确实在实施常规的线下渠道优化动作,但被关掉的线下门店远非500家这么夸张。由于魅族品牌和产品明年肯定会全面精品化,因此势必会做出相应的渠道结构调整,为明年春季到来的梦想机上市铺路。

但刘启诚对于魅族此次的调整并不看好。他坦言,在整个手机市场出货量下滑的情况下,手机企业必须靠产品的过硬技术支撑。“在今年的手机产品中,华为、OPPO以及vivo这几个品牌,该压的点都压到了,比如全面屏和人工智能;在市场营销方面,OPPO和vivo区分了更多的细分市场,一款产品会针对不同的用户以颜色区分,并推出专门的体育类手机,华为和小米在线上的推广又十分有力度。但魅族这几方面都没有做到位,这次大的变动可以看做是该公司在今年失败后被动地调整,未来能否有起色还要再观察。”

市场研究机构Kantar Worldpanel发布的报告称,截至10月末,华为、小米、苹果、vivo以及OPPO中国前五大手机厂商占据了整个市场91%的份额。而这个数字去年为79%,这意味着它们领先中兴、魅族和联想等公司的优势还在进一步扩大。

不过,可以看到的是,11月以来从黄章在魅族论坛公开爆料新机“15 Plus”后,近一段时间关于新机的爆料不断,从广大用户对爆料信息的反馈来看,用户还是十分期待黄章回归后亲手打造的这款产品,毕竟这将是魅族近几年来,创新力度最大的一款“梦想机”。无论如何,2018年也许将会是魅族最后的机会。

 
广告06

微信